折子戏

【原创】拂晓抵达(借梗同名歌曲与手书)

·小甜饼注意。
·反正逛到了,为什么不点进来看看呢?
·别揪逻辑问题啊!
ready?start!

“2点方向,1位狙击手。”优瓦夏拿着刀一边说着,一边解决掉了一旁冲上来的一名敌人。
“好。”身后的逍遥散人迅速瞄准,射击。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一点拖泥带水。
“不是我说,优瓦夏,如果不是我们不属于一个组织,我们应该是最好的拍档。”散人看着一地的尸体一边给枪装弹,一边说道。
他们本不属于一个组织,却因为意外而被困在了这里。两人身上均带着对组织有用的情报,即使属于不同组织,这时候也不得不联手。
“我可不想和你这样的傻蛋联手。已经很晚了,你先睡会儿,我来放哨。”优瓦夏看了看刺网外的天,对散人说。
“你说谁傻蛋呢,优瓦夏大混蛋!”散人说着,轻轻躺在草坪上。
“呐优瓦夏,还记得吗?”
“……睡吧。”
“……嗯”
“为什么,要用那么复杂的眼神看着天空呢?”
“……”
散人闭上了眼,所以也错过了优瓦夏看向他的复杂眼神。
优瓦夏一直很清楚,他们不可能成为朋友。不同的组织使他们最后一定会拔刀相对。他从一开始也只打着和散人合作的念头。
可是现在,他却渐渐的坦率了起来,他对散人就像是多年的兄弟一样。
为什么呢?明明打着用仇视的眼光看着他的念头,最后却缴械投降,顺从了内心。
优瓦夏不清楚,他也不想知道。
顺其自然吧。
他这么想着。
“优瓦夏,还记得吗?”
当然记得啊。
那和你并肩同行的日子。
优瓦夏感觉脖子被人重重的用手刀打了一下。
这样也好吧……这是优瓦夏昏迷前最后一个想法。
从一开始优瓦夏就知道,他们是被有预谋的关在这里的。他们之间本来就只能活下一个人。
优瓦夏下不了决心杀死散人,他本就想让散人活下来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呼…呼…呼…”黑夜中的身影带着一些跌跌撞撞拼命的向前跑去。就像这样就能触摸到夜空一样。
月光照亮了那人的脸。
“优瓦夏,为什么要用那么复杂的眼神看着天空呢?”
如果我努力的跑下去,你会不会在前方等着我呢?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优瓦夏感觉呼吸越来越沉重,但他不想停下脚步。
“人有极限什么的少乱说了啊!”他的手紧紧的抓着衣角,朝着天空大声吼着。
“但就是这么奔跑着奔跑着也追不上啊……”
他不会忘记当他醒来后身旁白色纸上写的话的。
【致优瓦夏:
对不起啊,就这么把你打晕了。其实我早就知道了,我们当中只能活下一个这件事……
我下不了决心杀你的。前面有一扇门,只能让一个人进去,在其中一个人进去后门会紧闭,没进去的人会被敌方追上。
优瓦夏,你是一个很好的特工,也是很好的朋友。】
“……”优瓦夏隐隐猜到了接下来的话。
“抛下我了吗?”
【我说了,我下不了决心杀你的。所以啊,你走吧。】
“什么?!”
【我帮你解决了一批从后追来的追兵,我想帮你解决掉那些追兵,能解决一个算一个。
可能你也……等不到我回来了】
“傻蛋……”
【“是我赢了”什么的别开玩笑了啊!给我高兴点别哭了,不是因为有目标才坚持到现在的吗?】
“我不会忘的……”
【其实忘记了也可以的……】
“……你的那道身影”
【……关于我的存在】
【不要回过头,这还只是在半路上呢,不是吗?】
【面向前方吧!】
虽然很幸苦,但如果这就是你所期望的……!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也许,他会这么说吧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啪嗒”,地上出现了深色的水渍。
“啊,下雨了啊。”优瓦夏抬头看向天空。
也许是眼泪?不过,谁知道呢。
“继续前进吧……”
就算呐喊着也毫无意义啊……
就算伸手也触摸不到了。
优瓦夏好像又看到了那天,他们并肩解决掉从后面跑来的追兵,说着“什么啊就这样吗”而笑。
奔跑着向前方而忍耐。
无法忘记。
“无法忘记的。”
那最棒的对手。

评论(4)

热度(21)